荣格(Carl Gustav Jung,1875-1961),分析心理学的开创者。1900年,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梦的解析》出版,荣格写信向佛洛伊德表达兴趣,随后参与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运动,一起创立国际精神分析学会并任首届学会主席。后来因为两人的学说严重分歧而导致决裂,佛洛伊德并将荣格的位置,从精神分析运动中撤除。

在两人学说严重分歧决裂前,荣格在当时精神分析运动中,几乎被视为佛洛伊德的接班人。导致思想绝裂的关键点,在于两人对于「无意识」内容性质的看法不同。

发现被理性意识给压抑而导致遗忘的「无意识」,是精神分析的开端。

依据佛洛伊德的说法,在我们自觉意识之外,尚有我们意识不到的内驱力,这种内驱力位于我们意识自觉不到的深层,却支配着我们的行为。这就是无意识。佛洛伊德认为,我们自觉意识所能抵达的自觉範围犹如冰山浮出水面的部分,相较于深层不见底的冰山底层,无意识所能操控的範围更为深层并且巨大。

无意识内容是什幺?无意识为何遭受理性意识的压抑并且导致遗忘?

佛洛伊德的解释是,无意识的大部分内容是性慾,特别是不见容于世的性慾,例如乱伦。乱伦禁忌是人异于禽兽,而建立社会伦常的前提,因此,理性与文化的发展注定压抑乱伦冲动,佛洛伊德甚至认为乱伦禁忌是文明社会伦理秩序的根本原型。

基于上述观点,佛洛伊德的学说在思想史中,被视为继哥白尼(Nicolas Copernicus)与达尔文(Charles Darwin)之后,摧毁基督教社会的第三把利刃。佛洛伊德的理论,等于是说人类精神的根源,是不带有任何神圣性的兽性,而任何理性秩序的文化内容,其本质不过是压抑这种兽性冲动的现实原则。

荣格与佛洛伊德理论分歧的关键点,在于无意识的内容上面。

同样从临床经验中挖掘无意识的存在,却因两位思想的背景条件不同而有不同见识。佛洛伊德出身于维多利亚时代保守封建的家庭,那种令人窒息的保守道德氛围,让他倾向认为凡是宗教、艺术与伦理,都是一种压抑本性冲动后的转化,所谓昇华。而荣格在接触精神分析之外,本身对于古典神话与童话、传统宗教信仰以及原始部落的神话有大量的阅读兴趣。这些丰富的知识,使得荣格在面对精神病人的临床经验中,意外发现许多精神病患的潜意识经验中,有着太多与文献中记载的古老文明类同之处。

不同的时代,截然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个别意识却意外拥有相同形式的意识或梦境内容,这使得荣格提出「原型」概念,也就是不同的个别意识所拥有相同的意识形式。「原型」概念的发现,也使得荣格提出「集体无意识」这个重要概念。荣格认为,就在我们每个个人的深层意识当中,有一个不源于个体生活经验的意识根源。这个位于我们深层意识经验底层的无意识,荣格称为集体无意识,因为集体无意识传递出来的讯息内容是我们作为人类千古以来的大梦。

若能通过精神治疗或其他途径抵达集体无意识的境地,将使得个人焦虑全数消融在永恆宁静的解脱之中,理由无他,因为在集体无意识中,个体意识如同一滴海水化于汪洋之中。荣格并认为,在人类文明中,我们有时会看到这种集体无意识的人间化身,例如在虔诚的宗教活动中,在极度忘我的爱情或艺术经验中。

再比方说,有时我们会在一首诗中抵达那种说不出的感动,这是因为在诗人的诗句中,意外地我们来到无意识精神的门槛。对荣格来说,宗教信仰与艺术创作所召唤的对象,是位于我们人类意识底层的集体无意识,在那里有一切被文明所压抑的千古大梦。因此,在荣格的精神分析公式中,梦是睡着的艺术与宗教,而艺术与宗教则是醒着的梦。

荣格同意佛洛伊德,被理性意识压抑而导致遗忘的无意识内容,其本质确实是一种不见容于世的慾望。但恰好与佛洛伊德相反的,荣格认为被现代文明压抑的慾望,其实并不是性慾,而是追求神圣性的解脱慾望。荣格认为,现代性社会压抑的慾望不是别的,被现代性社会所压抑并导致遗忘的,就是人们对于深度经验的渴望。

如此,佛洛伊德从一路提携到最后排挤荣格,完全说明佛洛伊德拥有学术判断的精準眼光。因为,荣格的学说一旦成立,那幺才被佛洛伊德从前门踢出去的旧社会价值,就能够从精神分析的后门再绕回来。

荣格的精神分析也是一把利刃,但这把利刃所对準的,不是被现代社会视为保守封建的传统社会,而是丧失深度经验的现代文明社会。

从精神分析到自我追寻:在荣格眼里,爱情跟婚姻的本质就是修行
佛洛伊德(前左)与荣格(前右)

不同于日常的自我意识,集体无意识(本我)的所在位置是古老而深邃的原型之海,这意味打开自我与本我联繫,所可能带来两种可能性:自我完全毁灭或重生。

对于脆弱的心灵而言,打开无意识的后果,可能导致原先的自我完全被淹没溺毙在原型之海,再也回不到常轨的社会;但对于较具有韧性的心灵而言,打开无意识的世界,却可能打开人生视野更加辽阔的自我可能性,而因此对于视野狭隘的自我心灵,带来疗癒效果,并唤醒精神重生契机。

串接自我意识与本我的集体无意识的环节,是被荣格称之为「情结」的心理现象。情结,是不同心灵状态的特殊迴路。如何发现个体特殊心灵迴路的情结?一个最容易观察到的要点是,当我们看到当事者在面对某些特殊事件的处理方式开始无效率、甚至一再产生徒劳伤害的时刻,这时我们发现当事者不同于一般有效处理方式的特殊心灵迴路。这是个体心灵刻意绕开已受创伤的情感线路,因此採取其它迂迴途径运作的心灵模式。

从这里说,情结有需要被鬆开,但这不代表说发现情结就必须立即矫正,因为也可能当事者长年来已经建立起独特面对世界的心灵运作模式,而执意强行矫正,有时反而造成更大的二度伤害。

由于情结常保有个人经验,所以通常对于情结的精神分析,往往止步于还原成幼年经验或生命经验中的重大心理创伤。但荣格认为,情结更深刻的指向,有时指向的是集体无意识的原型,因为在某些特殊心灵的情感迴路中,他一再刻意绕过的节点并非源于个人生命经验的创伤,而是被现代社会阉割的古老价值嚮往。容格认为,超越个体意识的原型,是心灵走向更深刻的古老价值的契机。

荣格的精神分析理论相当注重整全的人格发展,尤其是留意人在社会化过程中被压抑的心灵面向。这使得荣格的精神分析理论与他对于社会结构的观察,巧妙的结合起来。

人,是群居的生物,从幼年的家庭到成年的社会,自我认同的形成都仰赖自家庭或社会的眼光。因此,社会化的自我也是戴上人格面具的自我,而在这种形塑过程中被排挤割捨的自我可能性便转为地下化的潜意识,所谓第二自我或阴影。

以下,简易解说荣格精神分析理论中的「阴影」与「人格面具」概念。

阴影,是心灵寻求社会认同,在自我建构过程中割捨排除出去的心灵部分。因此,面对阴影,往往造成个体心灵极大的不安与焦虑。在这里,阴影一词可以採取较为中立的价值评判,就像一座舞台上聚光灯可能集中在某些地方,而被不被光造的地方便形成阴暗地带。完整的心灵,是整座舞台,而非只是聚光灯聚焦的地方,因此心灵成长的功课之一,是理解阴影,达成和解,构成一个能相互流通的整体。

人格面具的概念,源于希腊祭典与戏剧,戴上面具的人认同并执行其所扮演角色的功能。用在心理学上,人格面具不尽是负面意涵,因为人格面具也是人执行社会功能的必要手段,任何职位的社会功能都需要一定社会期待的形象相搭配,事实上,对较健全的心灵而言,往往能依照不同情境需求成功扮演不同的人格面具角色。依此而言,人格面具是公众性的,只是过度公式化的人格面具,不但有丧失个性的可能性,严重的情况是过度压抑个性后果,使得自我在脱下人格面具后,发现自我感脆弱到一整个不行,例如中年危机。

中年危机是一个成熟生命告别多年扮演的社会脚色(例如企业里的重要组织者或守护幼儿成长的家长),而重新思考自己人生定位的开端。荣格认为,这种离开生存重担的阶段带来正负两面的可能性,有些人意识到卸下长久经营的社会脚色后,那种脱下人格面具不知该扮演什幺的极度焦虑,而对有些心灵而言,则是重新设定自我人生方向,甚至转向追求深刻经验的契机(例如转向宗教或艺术)。

承上所述,我们不难发现荣格的精神分析相当重视个体化历程,事实上,荣格甚至认为每个人此生最重要功课就是完成个体化的修炼,那是每个个体独特生命发出来的指令,唯有找到完成这个功课的途径方法,人才能拥抱内在宇宙的真实。

这种关怀使得荣格以特殊的方式重新解读十六世纪欧洲文化里的炼金术,荣格认为,许多的古老炼金术其实重点不是巫术或化学,而是内在自我的精神追寻。只是当时的发展混用了物质性的修辞,比方说,在许多的文献中的文字记载虽然谈论的物质的金,但其实是用以寓意精神上的修炼成金。许多炼金术里记载的锻烧、溶解、凝结等冶炼过程,其实都可能对应不同精神修炼的阶段。

从精神分析到自我追寻:在荣格眼里,爱情跟婚姻的本质就是修行

荣格精神分析不仅适用于精神医疗,其实我们不难发现他的精神分析哲理,更适用于一般大众的自我追寻。因此,无怪乎今天荣格理论的许多运用并非在精神医疗的工作上,而是更广泛的运用在占星术、塔罗占卜或曼茶罗。不过,上述的这类活动也会因为加入荣格理论元素,而改变了一般对于这类活动意义的认知方式。比方说,加入荣格理论精神的占星术与塔罗占卜,其意义会从原先占卜预测,转向自我理解,勘测自我位置,提供调和自我意识与无意识整合的技术。

有趣的是,荣格认为,与自我阴影和解的方式,除了精神分析治疗外,在日常人类生活中,还有一个相当常见并且重要的经验,在扮演这种自我和解的疗癒功能。

爱情,你没听错,就是爱情。

关于爱情,荣格提出了着名的一组概念:阿尼玛(anima)与阿尼姆斯(animus)。

阿尼玛,在神话中的原意是灵魂、生命。而在荣格的精神分析使用中,则是男孩在成长过程中被压抑的人格阴影。这些阴影的特质依据不同社会对男性成长的要求而有所不同,比方说在大部分的社会中男性形象所要求的阳刚、雄健等气质,常导致男孩在社会化过程中必须割捨阴柔、纤细、善感等特质。如此,女性气质成为男孩在社会化过程中被压抑的阴影(弄得不好的话,也容易日后导致仇女的糟糕态度),这种与阴影再度和解的契机,往往发生在情感经验上。

当遇到另一个具有自我阴影特质的爱恋对象时,男孩会发生难以克制的情感,这是因为男孩的深层灵魂在发出与整全生命重逢和解的讯号。当然,由于爱恋对象也是自我社会化历程中被割捨的阴影,因此对于真正爱恋之人发生相反的排拒情感也不无可能。依照荣格的理论,这或许说明从古至今,真实的爱情为何常成为一种所谓「致命吸引」的焦虑来源;同样的分析逻辑,用在女性身上,则是遇见生命中的阿尼姆斯。

承上所述,荣格的爱情理论可说是古希腊神话的一个现代诠释版本。在古希腊神话里,我们每个人在出生前都曾经是整全的灵魂,进入尘世的历程让我们失去我们本不可失去的另一半,于此世中的重要功课,唯有找到你灵魂里遗失的另外一半,我们整全的生命才有机会完成。而在荣格精神分析的架构中,剔除了这种叙事中前世今生的神话元素,而改以社会化历程的解说。

基于上述的逻辑,因此荣格对于爱情与婚姻也有他个人特别的见解。也就是在我们漫长的一生中,所可能遇见的那位真命天子或天女,我们走向彼此的过程就是一个与自我和解,与生命妥协的历程。因此,感情处理得好,人会得到人格完整的舒适感,但处理得不好,简直等于二度遭受另一场自我分裂的危机。总之,折磨与甜美,就是爱情路上如影随形的两面性,是我们人生中集危机与转机于一身的恐怖事件。因为在荣格看来,爱情跟婚姻的本质就是修行啊!各位。

说到这里,相当值得一提的是荣格研究中后续的重要补充。因为随着现代社会的演进,男孩和女孩在社会化过程中,越来越从传统封闭的社会结构走出来,因应两性自我认同的来源越来越开放的结果,其实爱情与婚姻的条件不应该拘泥在异性恋的框架中。因为荣格精神分析中,爱恋的疗癒弥补功能,关键在于个体社会化过程中被割捨的阴影,因此重点并不在于性别的限定上。牢记以下原则相当重要,但我只说一遍:

以上,就是我对于荣格精神分析理论基本轮廓的简单介绍。

总体而言,荣格理论在现代社会主流思想中失去舞台并不意外,因为荣格精神分析的本质是对于现代理性精神的一场叛变,他等于是对于我们现代社会奉行的理性原则与科学原则投下不信任的一票。也因此,无怪乎荣格的精神分析难以安全的进入医学与社会科学的学术殿堂,因为荣格学说的本质,就是对于现代科学理性的谋反。

就一个持平立场来看,作为一个生活在现代世界的现代人,我们铁定无法那幺安心的对于荣格的精神分析理论照单全收,铁定对于荣格学说里有多少成分是得以实证或实践感到不安。然而,作为一个生活在现代世界的现代人,在有些时候,荣格的思想精髓或许也正中下怀的打在现代性社会的痛点上。

容格的理论,在最低层度上,具有唤醒现代社会丧失已久的、深度经验的追求渴望。作为一个生活在现代世界的现代人,我们是否理所当然地放弃某些重要的事物,而那是我们在生活中、偶而应该回头设想如何追回的希望,无论人称之为梦或灵魂都好,重点是:我们还能或还敢做梦吗?有时你得问问自己这个问题。

►《红书》导读:心理学大师荣格传奇着作,一场与潜意识对抗的勇敢征途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